孫楊的解禁復出,其實早就只是個時間問題。選擇全國游泳冠軍賽開賽在即、距離仁川亞運會開幕不到5個月的節點宣佈,國家體育總局游泳運動管理中心也算是拿捏到位。再把“希望孫楊在亞運會上戰勝樸泰桓,為國爭光”作為解禁宣言,看上去挺有“說服力”的。
  當然,這種說服力基本無關一個年輕人的成長與成熟,卻和游泳中心的績效考核密不可分。想在韓國人的主場擊敗韓國名將樸泰桓,游泳中心領導想必很清楚,大個子孫楊無疑是不二人選。正因如此,孫楊的主管教練也換成了“與他溝通更好”的張亞東,至於昔日恩師朱志根則“因病回杭州療養”,並留給媒體記者一句“你懂的”,算是對師徒再次分道揚鑣作出的最終回應。
  被嘮叨一年多的師徒恩怨,在春夏和煦的微風裡正消散為前塵往事。面和心不和,強扭的瓜不甜,師徒二人誰是誰非或許已沒有評判的必要,不過,育人的追求最終敗倒在金牌之下,不能不讓人心生惆悵。
  不是說停賽一定要停多久,才能讓孫楊痛改前非、悔過自新。但這種明擺著做做樣子的處罰,怎麼可能真正觸及當事人的靈魂,又怎麼可能做好樣子�
  幾乎在孫楊無故缺席訓練、且無證駕駛被曝光那會兒,不管是游泳中心還是浙江體育職業技術學院,對孫楊開出“停訓、停賽、停止參加商業活動”的罰單,幾乎都是迫於外界壓力的無奈之舉,而沒有明確“停期”,實際上也為日後在“合適”時機解禁埋下伏筆。不少媒體預測,解禁日期可能會在今年三四月份,以不耽誤備戰亞運會為準,多少是看出了其中的“小九九”。
  而明顯到不抖都懂的“包袱”,不僅公眾看在眼裡,當事人孫楊同樣心知肚明。別看游泳中心相關人士眾口一詞,誇獎“孫楊已經真正認識到自己的錯誤”,“思想認識和日常表現均有明顯提高”,但此事已經脫不開“做做樣子”的本質。連游泳中心都毫不掩飾“金牌才是硬道理”,所謂處罰的警醒作用在成績面前依然難逃蒼白本色。
  體育的內涵本不該只有競技和金牌,其育人功能在當下的中國尤顯重要。如今的大學校園裡,有些大學生為逃避體測,令替人“代跑”都能成為生財之道,體育的教育職能不強反弱,又如何指望“勿以惡小而為之”的古訓深入人心呢�
  沒人指望孫楊能成為賢德兼備的道德楷模,但作為公眾人物,其一言一行都會對公眾,尤其對那些價值觀尚在構建中的青少年產生影響。而游泳中心面對“小罪”,以為無傷大雅的做法,會對當事人產生何種觸動事小,其社會影響力才是最要緊的。
  培養一名優秀運動員著實不易,但呵護和護短會有著截然不同的效果。就像做做樣子和做好樣子雖然僅一字之差,卻失之千里。  (原標題:做做樣子焉能做好樣子)
創作者介紹

uwemozn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