貓與我之四:小鳳老師 (停在轉角花園車庫內的藍色大車) 我睡眼惺忪的回答:「喔!人平安就好…」沒想到姑丈竟大發雷霆:「妳是太有錢了是不是?老公的車子丟掉,一點緊張也沒有!妳老公怕吵到妳!已經到勤光派出所報案啦!告訴妳啦! 台中市是車子竊盜率最高的城市,要找回?說不定現在已在運往大陸的貨櫃車上了…」 起床後,我安慰坐在沙發上鬱鬱寡歡地文卿,承諾再標會買二手吉普車就是了。他悶悶地回答:「要同款系列,像這款五、六年二手車還要八十多萬… 聽完,我的舌頭差點兒打結,久久說不出話來。 (車子的號碼有諧音~我爸嚇嚇叫!) 因為我了解只要讓文卿看上的物品他有辦法苦苦等待… 記得八十ㄧ年酒店經紀暑假,晚上學生在客廳等父母來接,正好文卿在旁邊。他看著學生的手表驚呼:「哇!妳爸媽真捨得!買這麼好的手表給妳!」我一看,黑黑長方形的,醜斃啦! 他熟練的講解手表的好處,什麼外表是陶瓷不容易磨損,我根本沒聽過什麼雷達表… 學生回答:「我們在夜市買的…」 同年冬天,我為了找東西翻遍廚房(文卿的王國)的抽屜, 下面這個抽屜是專門置放文卿的雜物。 突然,看到底層有一張摺得整齊且泛黃的報紙,我好奇打開,原來是雷達表的廣告, 仔細看日期是:七十七年…感動的是,文卿如此喜愛卻捨不得買,也不敢告訴我… 那年的生日,我在茂昌鐘錶店請他過來,當他知道我要送他時,仍推辭:「不用啦!太貴了!」 以前只要是夏天酒店工作文卿下廚時間,看他汗流浹背邊擦汗邊炒菜,我總會提出:「裝一台冷氣讓你吹好不好?」 (文卿的廚房~好整齊喔!) 他必拉高分貝:「妳有問題啊!哪有廚房裝冷氣…」 「我是心疼你太熱了,看你都恨不得脫掉衣服…」 自從他左手多了心愛的黑色雷達表後,經常偷瞄他~邊炒菜邊將左手舉起最佳位置欣賞… 當天上午七點,我飛奔到殯儀館拿著香,比以前更虔誠:「老爸!昨晚頭七您兩點來十六樓,三點多才走。文卿的寶貝車被偷,就是每次您返東掃墓,常載你的那輛藍色大車… (文卿與他的愛車~PAJERO在轉角花園) 懂事後未曾求過您半件事(其實是怕花大錢再買車啊!),現在我真的要求您囉!反正您身體很輕可以到固態硬碟處飛,有空幫我找一下吧!今晚您可以來看我最後一次…」 當天晚上十一點多已入睡,因為明天要出殯。竟然阿得又在耳邊:「小鳳!妳早上有跟三叔說什麼事,怎麼貓咪又來了?」 我心想:完了!我真的有跟老爸說找完車子可以再來一次…不會這麼聽話吧!」我問阿得:「牠坐在門口嗎?」「哪裡用坐的,今天真奇怪,是四腳趴地啊!」 心想:老爸真的到處找車ㄝ~唉!沒想到靈魂真的會聽話耶! 只好跟阿得說:「告訴貓咪明天很忙,小鳳已睡了,她知道您有幫忙找車子,她說謝謝您…」 隔天,阿得告訴我,貓咪聽完就站起來慢慢地走下樓梯。 出殯後,已把丟車的事忘得一乾二淨,因為家族熱烈商量父親的骨灰要如何處置?要帶回台東鹿野祖墳?固態硬碟還是暫放台中?後來決定先暫放台中大廟裡,等一年後再帶回。五月三日(隔天)上午九點,我、姊及弟弟三人約好 一起到廟裡安置父親的骨灰,當天下午我也要回東。正在梳洗的我,突然跟阿得說:「打電話給姊及弟,\說我不去了,我要到父親的彰化銀行…」 傳來弟弟的臭罵聲:「去銀行幹什麼?只剩下十塊錢!正事不辦!辦些五四三…」 我當然知道父親的郵局只有一百元,彰化銀行只剩十元;但是仍叫阿得開車載我去辦父親的死亡證明… (暫用台東彰化銀行的照片) 中午一點半到達彰化銀行的門口,心裡在忖度著:我為什麼要來啊? ~待續~msata
創作者介紹

uwemozn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